尘文臣诹

立志变得c天r地

【文葬】看恶之贵族的难得掉线

  他推开足够营造恐怖氛围的门,这次到让文森特感到出乎意料,棺材铺的老板并没有兴致勃勃地吓唬人,而是乖乖地坐在中间的棺材上,显得有点疲惫,当然,微乎其微的“一点”。

  葬仪屋压低声音:

“真是不好意思,伯爵——没法像之前那样招待您了。”

文森特微微扬眉,“怎么了”

  “小生现在有些麻烦,麻烦您了,”他自顾自地扯下那块灰色的大布,解开最上方的两颗纽扣,“有点问题,”扬了扬手上握着的注射器,“还请您帮帮小生了。”

  葬仪屋把袍子脱了一半,露出半边的肩胛骨,咧开一个笑,把注射器塞给文森特,

“很容易做到,伯爵。找到位置,快点进来,然后快点出去。”他不自觉地吞咽,声音有点哑。从未实践经验的伯爵有些举棋不定,他抬头看了看葬仪屋的后脑勺,和从发间探出的耳钉,拨开挂在纽扣上的细软发丝,他就顺从地照做了。

葬仪屋连眉毛都没动,反倒是文森特感到一瞬间的慌张。

  “葬仪屋。”他不自然地开口。

  “怎么,伯爵。”



  “我忘了推药了。”

【文葬】现代AU 恶紫夺朱

还是取名废,此为无脑傻白甜文, 
 
 
 
文为董事长葬为入殓师,绝对ooc请多包涵 
 
 
 
 
 
 
 
 
 
 
 
 
 
 
 
1. 今天的头条应该是凡多姆海威公司的董事长与达雷斯公司负责人的爱女订婚。文森特·凡多姆海威与瑞秋·达雷斯的婚礼将于一个月后举行。 
 
 
 
 当然,这毫无疑问是商业婚礼。 
 
 
 
 
2.“您要结婚了,董事长先生。”葬仪屋对虚伪的商业模式嗤之以鼻却也作用得游刃有余。 
 
 
 “是的,没错,传统的英式婚礼,而且您将会是伴郎。”当事人却把自己置身事外地搅着咖啡。 

 
 
 “您真是大胆。” 
 
 
 
 “您就不介意小生做点什么吗,例如……嗯,抢个婚怎么样?” 

 文森特忍不住叹息, 
 
 
 
“您真是与我心有灵犀。” 

 真是出乎预料,据他对文森特的了解,权衡文森特的性格,品行,作风等等都不可能吐出这句话,让他都觉得这个壳子里装的不是文森特的灵魂。 

 
 “依小生所见,您似乎被夺舍了。您不是在开玩笑。” 
 
 
“我不在开玩笑,”董事长直视着他,好像想要透过他盖住脸的的刘海看他的眼睛,他的灵魂。 
 
 
 平时看犯错的下层的眼神。
 
 
 “小生做错了什么吗?”他笑嘻嘻地开口。 
 
 
 葬仪屋现在不仅要学习如何当伴郎还要学习如何抢婚了。 
 
 
 
 
 
 
2.“葬仪屋。”董事长平静地开口。葬仪屋都觉得他要赦免自己了, 
 
 

 “我想您直接抢婚会被认出来。所以……” 
 
 
 “您是要我异装抢婚吗,穿女装?”葬仪屋极少数地没有阴阳怪气地开口。 
 

 
 “哦,您真是……您要是穿女装别人会认为这里是《僵尸新娘》拍摄现场的,况且……”况且他也并不想让别人看到葬仪屋穿女装。 
 

 
 咖啡上的拉花已经被搅的乱七八糟,他用了一个标准商业式的微笑分析他和瑞秋·达雷斯结婚的利弊得失,最终得出的结论是:对于商业来说并没有任何意义,对于身份来说同样没有进展,当然,商业婚姻不会让他收获爱情和幸福,除了传宗接代问题,综上所述这只能用新闻吸引人们的注意力,其他毫无意义。 
 
 
 “我想瑞秋小姐也会考虑到这些方面,她是个聪明人。” 
 
 
 只可以葬仪屋现在翘着二郎腿毫无形象可言地抱着他的饼干桶啃饼干,基本上对他刚刚的滔滔不绝没听进几句。 
 
 
 
 听到他停下来葬仪屋叼着骨头形饼干含糊不清地吐出几个音节表示了解。 
 
 
 “所以您要小生怎么抢婚?维克多。” 
 

 “是文森特,我没想到您竟然看过巜僵尸新娘》,还有您需要集中注意力。” 
 
 

 文森特放下喝了一口的咖啡,把葬仪屋手中的骨灰盒放到一边然后勾住他的下颔和他接吻。 
 

 还好这次是焦糖卡布奇诺,葬仪屋想,挺甜的。 
 
 
 
3.新奇的事情吸引着人类,可能恶魔死神什么的也对古老平常的事情产生厌倦。 
 
 
 对于葬仪屋来说,抢婚可是一个新的尝试。他往往追求着乐趣,幽默,新鲜。虽然有着一颗乐于搞事的心和一个善于思考如何搞事的脑子,但他还没有缺德到到搅乱别人的盛大的婚礼,这也是除了葬礼之外及其重要的舞会啊。 
 
 
 
 特别,要抢的这个人还是熟的不能再熟的人。 
 

 
 熟到能做的事都做的,已经没有不能做的事了。 
 
 他对此没有任何经验啊啊啊。而且到度娘谷歌上也绝对没有如何姿势要帅地(划掉)抢婚地教程。 

 
 葬仪屋一向是一个敢于挑战善于学习而乐于实践的人,以至于不出一个半小时他就写好了将近4000字的抢婚计划。 
 
 他很擅长表达而且很擅长运用细节描写。 

under taker直译过来可是地下工作者,不管是入殓也好做线人也好可都总是与死人亡灵打交道。 
 
 
 天知道为什么他会从文森特的线人变成熟人最后到恋人。 
 
 
 “您只需要把我带出教堂就行了。” 
 
 “咔嚓”文森特给他一把枪。 
 
 
 
4. 葬仪屋把最容易辨认出他身份的长发塞进黑色的高礼帽里。他们的路线里外有8个保镖,是达雷斯的人。葬仪屋用手肘砍了两个人的后脑,而且对他们的武器动了点手脚。教堂里剩下的由董事长亲自处理。 
 

 说实话,他不喜欢对人下狠手,所以那把枪里的子弹全部打在那几个人的胫骨上了。 
 

 身着新郎礼服的董事长优雅地往一个挣扎起身的安保人员的膝盖上补了两枪,然后踢开地上躺着的武器和对讲机。 
 

 
 “走了。” 
 
 
 真不明白抢个婚为什么搞的和抢劫一样,有钱了不起啊。 
 
 

 他们钻进提前准备的车里。司机由董事长先生担任,葬仪屋坐在副驾驶上把碍事的礼帽甩到后座上,浮动暗光的银色长发瞬间倾斜而下。 
 
 
 “嘻嘻,您的准备工作及计划都很完美呢。”他撩了撩刘海。然后又委屈地开口:“枉费小生精心写了4000多字的计划。” 
 
 
 
 文森特为了专心开车,往副驾驶的嘴塞了一块奶油巧克力来堵住他即将发表长篇大论。 
 
 
 …… 
 
 
 
 
 “唔,还有吗。” 
 
 
 
 
 
 
 
 
 
 
 
 
 
 
 
 
 
 
6. 后来又做了一次,他们心情挺好。就是葬仪屋浑身无力。文森特刚开机就接到了戴得利希的电话。 

 
“你跑到哪里去了!新娘和伴娘也都不见了!地上还瘫着一堆人!你结婚都让我帮你收拾烂摊子!!而且你居然让那个行为举止品行语言说话方式人品阴阳怪气的人做伴郎!!!你简直……” 
 
 
 
 “冷静,戴得利希,我现在正在和葬仪屋在一起,瑞秋小姐和伴娘也不见了?我记得伴娘是她的表妹,安洁利娜小姐……”文森特打断戴得利希的话,避重就轻地回答。 
 
 
 “你竟然又和那家伙在一起!你——” 
 

 “戴得利希,我想瑞秋小姐现在应该是和安洁利娜小姐在一起。辛苦你了。”他直接挂断。 
 
 
 “去美国还是荷兰?” 
 
 

 葬仪屋微咪着眼睛:“日本。” 
 
 
 

 “您说我们会不会被抢婚,先生?”
 
 “我想不会。” 
 “抢婚挺有意思的。” 
 
 “您该不会抢自己的婚吧!” 

 
 “听起来很有意思。” 
 
 
 “……” 
 
 
 
 他们在最后还是在教堂结的婚,葬仪屋很遗憾文森特穿得不是婚纱。 
 
 
 
 葬仪屋躺在黑色的大床边,脚跷在墙上。 
 
 
 
 
 “我亲爱的董事长先生——结婚了我们是不是应该换一个称呼?” 
 
 
 

 “啊啊,您希望我叫您什么呢?baby?darling?还是sweety?” 
 
 
 
 
 葬仪屋在床上笑得打滚。好一阵子才爬起来,他顶着一头乱毛,却模仿着文森特,笑眼弯弯地说:“我们还是用原来的吧,先生。” 
 
 

 
 文森特被他的表现取悦。 
 
 
 下一秒,就吻上入殓师的额头。 
 
 
 
 
 
 
 
 
 
 
 
 
 

关于疤痕什么的
葬仪屋的全身不可抑制地战栗了一下。
作俑者正抚摸着葬仪屋锁骨上的伤疤,他又颤抖了一下。
“您对于伤疤真是敏感。”文森特像往常那样温和地笑着,但此时怎么看都带着暧昧的成分。
胸前,颈脖,肩胛骨,腰侧,甚至足踝,小指……文森特以往几乎将葬仪屋全身的疤都啃了个遍。
“嗯哈……您真不愧是‘女王的看门犬’”他一边喘着气一边说道,居然那么喜欢咬人,每一次做jm爱后,他身上留下的痕迹大部分都是齿印和咬痕,它们甚至比伤疤还多。
文森特·凡多姆海威伯爵热衷于在葬仪屋的伤疤上留下痕迹,特别是齿印。
到此时此刻,并不是所有地方都留下了他的痕迹。
比如说这里。
葬仪屋知道他又要被咬了,他微咪着双眼,任伯爵先生为所欲为。
然而这一次,年轻的伯爵咬的是脸上的那道疤。
完全出乎他的意料,葬仪屋被文森特的这一举动吓懵逼了。
只懵了几秒,就爆发出他惊天动地的笑声。
文森特看到跟前笑的喘不过气来的人,觉得这一次被吓懵逼的人因该是自己了。

【文葬】声明原创,如有雷同,就是别人抄袭的

链接:请搜索查看https://tieba.baidu.com/p/5657953780?lp=5028&mo_device=1&is_jingpost=0

【文葬】没有标题的日常

葬仪屋人生三大爱好:冷笑话,棺材尸体,吓人。
他总是不惜时间地琢磨出不同的吓人方式,当然,有关于这些方面的他总是乐此不疲,乐在其中。他几乎可以算这方面的天才。
"xixixixixi,伯爵不去搞笑领域而是当伯爵真是屈才啊!yixixi……"
"你在吓人的方面才是数一数二吧。"凡多姆海威伯爵无奈地扶额。
葬仪屋敢保证,他吓过的那么多人中,只有伯爵能面不改色,哦呀哦呀,真不愧是恶之贵族。真不好玩。
"下次小生绝对会给伯爵一个惊喜哦。"他龇牙笑着。
下一次文森特到under taker里倒也感受到了与众不同。
门一推就开了,边边角角和之前一样有点裂痕。下次给他换一个吧。
地板踩上去发出吱呀呀的声音,还有一些细小的露骨歪在地上,这时候门又像恐怖片里那样发出嘶哑的长吟,然后关上了。真是的,葬仪屋是怎么样生活的啊。
恶之贵族先生继续往里走,暗黄的烛光让他想到了坟墓,房顶上突然掉落了一个物体,是人形的,那脸落在离文森特三厘米不到的地方。他就着微弱的光看清了,那是葬仪屋总是抱着玩的人体模型。
有点不爽,他想。
走了几步,又有物体掉落下来,这次在他后面,他转过身,这次是葬仪屋自己,腰上系着绳子,他一把揽过来,堵上了他正准备说话的嘴。
顺便发泄一下对人体模型的不满吧,他想。